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华生的博客

东南大学教授、经济学家

 
 
 

日志

 
 

华生:政府在大跌的时候应当出手干预  

2008-03-20 11:05: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股市为什么比美国跌得还凶?政府到底要不要干预市场?投资者如何面对2008年市场的风云变化?

    从 2001年至今,多次准确预测中国股市"牛熊转变"的经济学家华生接受了本报的独家专访,针对读者感兴趣的问题,他一一抛出了自己的观点。

    A股的问题被夸大了

    南方周末:A股从最高的6100多点然后到现在3668点,基本上跌了40%,很多投资者关心A股还有希望吗?为什么比美国的次贷还厉害,道指跌了20%不到,难道我们的问题比美国严重吗?

    华生:应该说肯定会有希望。因为股市的发展主要依托于中国经济的基本面,虽然有挑战,但还是非常健康的。遇到通胀的压力,但是我觉得应该对国家宏观调控方面的能力有信心,特别是在中央政府高度重视之后。当然比较消极的方面,主要是来自国际上的影响。美国的次贷危机影响进出口、通过大宗商品的价格的变化,都会影响到中国经济基本面。从这个角度来说,最近这两三个月来市场的变化,是对中国经济基本面的担忧。
 
    南方周末:现在大家普遍担心的是这个宏观经济减速的风险,你怎么看待这个风险?

    华生:对,因为如果单就经济本身而言,减速本来不是坏事,因为我们本来经济增长速度有点快,需要控制。如果减速的目的达到的话,而且是平稳减速的目的达到的话,那么这样实际上达到了我们宏观调控的一个预期。那么这样相反是一个利好,对于我们控制通货膨胀都是利好的一个事情。对于我们包括外汇的压力,都会是利好的事。所以说往往是在困难的时候,把正面的因素也看成负面的因素。
 
    南方周末:既然不用担心基本面, 但股市本身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调整?

    华生:这个应该说是我们股市前期过热有关的。为什么次贷危机发生在美国,美国出现那么大的问题,他的股指回跌了20%,因为它之前没有这么暴涨过,而我们的股市,从05年的1000点涨到6000点。

    当时经济基本面比较好,大量的资金进入市场。股市上涨,上涨形成的赚钱效应刺激更多的资金流,这样的不断循环的过程,就会把股指推到一个不切实际的过程。当资金推不上去的时候,那么它就会出现恶性变化,赚钱效应消失了,资金开始流出,这样导致股市进一步下跌,信心进一步丧失,更多的资金再流出。

    实际上到6000点左右,资金的作用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所以它回落到5000多点。它在5000多点徘徊了很长时间,然后是外部经济又出现了一个变化,外部经济和内部经济出现一些变化,资金的因素加上这个因素,推动了它经济往下走。往下走了以后,信心又开始丧失,更多的资金流出。从根本上来说,关键的问题还是我们前面涨得太多,脱离了基本面的支持。

    当时 我们企业的市值,如果加上香港H股,已经是GDP的两倍了,但是全球一般都在100%以下,这种我称之为的“虚胖”,不可能长期维持。  
 
    南方周末:那现在还存在泡沫吗?现在的动态市盈率20倍不到了?

    华生:说我们估值合理不合理,这不是靠人为的去争论的,不是你用任何指标,任何指标都只是参考。我们为什么要搞市场经济,就是要让供求规律围绕价格起作用,供求本身说话比所有的人都更响亮,股市为什么会下落,根本的原因还是在已有的估值和价格水平之上,市场供求本身不能平衡。那么再下一个逻辑,就是你说的我们是不是让市场继续往下调呢而不做任何干预呢?这个是另一个问题。从原则上来说,政府对市场是不应该干预的,应该让市场自己本身发生作用。但是在特殊的情况下,在经济本身发生特别大的波动的时候,政府额外干预的情况也是有的,这个我们在西方也看到了。虽然不能说美国政府的措施是为了救股市,因为美国股市并没有特别大的变化,它主要是救经济,连带影响股市。

    政府在大起的时候干预,形成大跌时干预的连带责任

    南方周末:但是我们大起的时候,政府也干预过啊?

    华生:对,所以我现在分析的是这个。理想的市场经济下,政府一般是不干预的,但是中国没有完全摆脱政策市。去年为什么涨那么多呢?你如果看我写的那些东西,你会记得,我大声反复呼吁,从去年5月10号的市场过热的情况开始,9月份又开始,当时为什么那么高?是因为政府对供给的管制,使得供求失衡。因为融资和再融资政府管住了,大小非解禁还没到时间,它减不了,市场好的时候到期的人也不愿意减,但是所有这些将来会发生变化。所以在当时应该说我们政府总的态度是对的,就是劝告投资者有投资风险,政府没有火上添油,这个是对的。但是我们的政策上面,我们采取的措施上面,在当时供给增加得不够,使得股市大起了,这个股市过热了。这个我觉得实际上政府有责任,投资者也有责任。

    如果我们当时的措施更主动一些,当时供不应求和现在供过于求,我们能让它平衡一点,当时的股市涨得少一点,高点在4000左右,那么我们今天就不会这么痛苦了,振动就会小的多。但是那时候理性的声音已经淹没了,像这些话翻过来看看全是以前重复的话。

     为什么政府现在应该有责任要干预这个市场,因为我们没有完全摆脱政策市,因为我们的融资和再融资远远没有市场化。因为我们在股市大起的时候相应的政策没有到位,现在大跌的时候,在恐慌情绪加剧大跌的时候,我认为政府政策的必要的调整,对市场的信心的稳定,和政策的维持我认为是非常必要的。
 
     南方周末:您觉得是什么样的政策是能够挽回市场信心?

     华生:比如当时印花税调成那样,本来印花税不影响市场的中长期走势,他影响是交易成本。应该看到,今天调整印花税实际也不会从根本上改变,但是做出一个政策的信号来,我觉得是有必要的,有利处于稳定市场信心,包括对融资和再融资的临时性控制,我认为现在出手都是适时和必要的。
 
     但是我们的方向还是市场化的方向。证券市场是最精巧的市场,你把它管死了他将来没有办法健康发展,说到这个地方,特别要说一点,证券市场跟其他市场一样归根结底是供求关系围绕对价格作反应。
 
     南方周末:您说到供求关系,你怎么看待市场上资金流动性的情况,现在是不是到了枯竭的境地了?就您了解到。

     华生:这里还是信心和心理上的因素。因为某种意义上说,中国从来都不缺资金。因为我们货币供应量还是很大的,通货膨胀很严重。关键的问题是证券市场呈现了一个赔钱效应,赚钱效应是不断鼓励外围资金。从各个渠道,各个夹缝里挤出来进入这个市场,现在大家从四面八方在逃离。所以说绝对的说是因为资金枯竭了,这个话恐怕不完全正确的,因为我们现在总体上,我们货币供量还是很大,通货膨胀很严重啊。所以我们说政府必要的干预和稳定的市场情绪,防止心里因素的放大,这是必要的道理就在这里。
 
     过份恐慌不可取

     南方周末:您觉得投资者现在应该怎么面对,在具体的操作上,如果落实到微观层面的话?

     华生:我觉得应该是这样的,从政府来说,我刚才态度已经说了,我觉得从投资者来说,第一个我觉得确实要认真的总结经验教训,就是在市场好的时候,过于贪婪,过热和在市场差的时候过于恐惧、恐慌都是不可取的,这个事实反复证明了这一点。所以我觉得投资者在这个时候,过分恐慌是不可取的,到这个时候,相对是应该要镇静的。
 
     南方周末:但是大家现在看不到底在哪里啊?
 
     华生:往往底就是在大家都看不到都在绝望的时候,他就会出现底,就像2005年,我写市场转折的信号,那是1000点,很多人会说跌到几百点。
 
     南方周末:那您觉得现在是一个市场转折的信号吗?
 
     华生:我觉得现在不能说是市场转折的信号,但是我觉得如果政策应对得当,那么投资者也能够从过去的这个发展当中,能够正确的吸收经验教训,我认为市场的稳定应该说非常有希望的。因为毕竟市场的泡沫已大大的减少了。  
 
     南方周末:那对于机构投资者呢?机构投资者他们其实他们是推高这个泡沫的一个主要的角色。
 
     华生:我觉得这个给机构投资者也上了很大的一课,我特别不满意的我当着基金的面都是这样讲就是用分拆,用分红,用各种办法拼命做大基金规模,把老百姓的钱,当老百姓盲目的相信这个市场能够暴涨的时候,他们甚至一天吸纳上千亿的资金。他们在埋怨上市公司再融资没有节制的时候,他们想没想,他们当时扩容的时候有没有节制啊? 5块钱一个基金卖不出去的时候,就把5块钱分成5个1块钱,用这种办法,来成倍的,成十倍的扩大基金规模,做大了蓝筹泡沫,只管自己收取管理费他们的做法负责任吗?他们现在苦果。但是,应当看到真正承担风险的还是基民,股民,中介机构还只是少收了一点中介费、管理费。投资者是真正承担风险的人。(此文为华生教授接受南方周末记者舒眉采访的原定稿,发表后有改动。)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