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华生的博客

东南大学教授、经济学家

 
 
 

日志

 
 

华生:目前适当政策干预是适时和必…  

2008-03-20 11:14:00|  分类: 资本市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华生:都是过热惹的祸,大起之后必然有大落,过高的市场估值是目前市场大跌的主要原因。我们股市两年时间从1000点上到6000点,暴涨幅度过大,所以,现在股指回落,也是正常的。 记者:2001年7月1日,在股市接近最高点时您发表了《漫漫熊市的信号》一文,准确预见了熊市的来临,在去年10月,您曾经表示如果市场还不进行调整,后果将不堪设想。您认为我们应该从中总结点什么? 华生:应该说,从去年10月以来证券市场开始出现调整,规避了将股市一口气推到8千万点的可能,避免产生最坏的结果。这是因为市场一直有理性的声音在呼吁,而且,证券监管部门一直在顶住市场的压力,不断地提示投资风险,进行投资者教育。 不过,遗憾的是,政府在实际操作中措施并没有完全跟上,包括大量基金的发行、分拆等,使得股指不断推高,虚高的赚钱效应又使得新的资金大量涌入;除了政府要反思外,作为机构投资者,包括券商和基金公司,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基金公司当时竞相成倍扩容,有时一天就圈钱千亿以上,只顾自己扩张赚管理费,误导投资者,那才是真正的恶意圈钱;作为基民和股民,也要吸收教训,避免追涨杀跌,正确看待国民经济的增长和股市的发展之间的和谐关系;作为研究人员和专家,不能害怕被人讨厌而过份迎合大众,失去传递正确信息的责任。 调整时间要用年计算 记者:您说过,在经济高速增长中,牛市一般是长期的,但牛熊一定是交替的。那现在市场属牛还属熊? 华生:目前股市大跌,是因为市场主动性华生:目前适当政策干预是适时和必… - 华生 - 华生的博客来源:上海证券报  记者:卢晓平
 
的调整不够,一旦外部环境发生变化,包括美国次贷危机,我国通胀压力和紧缩的宏观政策,再加上融资供给力度加大等,多种原因叠加起来,催生了市场一波又一波的非理性下跌。 应该说,从1000点上涨到6000点,又深度回落到现在的3700多点,属于大级别的调整,是恐慌性的下跌,不是大熊市的来临。 牛熊总是交替的,目前只是大牛中熊市调整。牛熊是股市两个相互平衡的功能;没有熊市而遏制不了人性的贪婪,没有牛市不能克服人性的恐惧。 应当说,现在股市仍处于牛市当中,前期涨得太高,回调是市场本身调整的需要。 记者:调整的时间有多长? 华生:我去年底说过,调整的时间恐怕不是用天或月计算,而是要用年来计算。应该对此次调整的时间有充分的认识。只有调整充分,才能使市场持续健康更长时间的向好。(本文是华生教授接受上海证券报记者卢晓平采访的原稿,发表后有删节。)

    在当今证券市场赔钱效应一再显现,投资者已经对股市长期健康发展是否具有可持续性,甚至对中国经济走势产生怀疑之际,记者专访了一直对资本市场发展持冷静态度的著名经济学家、燕京华侨大学校长华生。

 

    的调整不够,一旦外部环境发生变化,包括美国次贷危机,我国通胀压力和紧缩的宏观政策,再加上融资供给力度加大等,多种原因叠加起来,催生了市场一波又一波的非理性下跌。 应该说,从1000点上涨到6000点,又深度回落到现在的3700多点,属于大级别的调整,是恐慌性的下跌,不是大熊市的来临。 牛熊总是交替的,目前只是大牛中熊市调整。牛熊是股市两个相互平衡的功能;没有熊市而遏制不了人性的贪婪,没有牛市不能克服人性的恐惧。 应当说,现在股市仍处于牛市当中,前期涨得太高,回调是市场本身调整的需要。 记者:调整的时间有多长? 华生:我去年底说过,调整的时间恐怕不是用天或月计算,而是要用年来计算。应该对此次调整的时间有充分的认识。只有调整充分,才能使市场持续健康更长时间的向好。(本文是华生教授接受上海证券报记者卢晓平采访的原稿,发表后有删节。) 适当政策干预是适时和必要的

 

    记者:市场在呼吁政府救市,您有什么看法?

的调整不够,一旦外部环境发生变化,包括美国次贷危机,我国通胀压力和紧缩的宏观政策,再加上融资供给力度加大等,多种原因叠加起来,催生了市场一波又一波的非理性下跌。 应该说,从1000点上涨到6000点,又深度回落到现在的3700多点,属于大级别的调整,是恐慌性的下跌,不是大熊市的来临。 牛熊总是交替的,目前只是大牛中熊市调整。牛熊是股市两个相互平衡的功能;没有熊市而遏制不了人性的贪婪,没有牛市不能克服人性的恐惧。 应当说,现在股市仍处于牛市当中,前期涨得太高,回调是市场本身调整的需要。 记者:调整的时间有多长? 华生:我去年底说过,调整的时间恐怕不是用天或月计算,而是要用年来计算。应该对此次调整的时间有充分的认识。只有调整充分,才能使市场持续健康更长时间的向好。(本文是华生教授接受上海证券报记者卢晓平采访的原稿,发表后有删节。)

 

    华生:在正常情况下,政府原则上不应该救市。

 

的调整不够,一旦外部环境发生变化,包括美国次贷危机,我国通胀压力和紧缩的宏观政策,再加上融资供给力度加大等,多种原因叠加起来,催生了市场一波又一波的非理性下跌。 应该说,从1000点上涨到6000点,又深度回落到现在的3700多点,属于大级别的调整,是恐慌性的下跌,不是大熊市的来临。 牛熊总是交替的,目前只是大牛中熊市调整。牛熊是股市两个相互平衡的功能;没有熊市而遏制不了人性的贪婪,没有牛市不能克服人性的恐惧。 应当说,现在股市仍处于牛市当中,前期涨得太高,回调是市场本身调整的需要。 记者:调整的时间有多长? 华生:我去年底说过,调整的时间恐怕不是用天或月计算,而是要用年来计算。应该对此次调整的时间有充分的认识。只有调整充分,才能使市场持续健康更长时间的向好。(本文是华生教授接受上海证券报记者卢晓平采访的原稿,发表后有删节。)

    在中国的情况不一样,政府一直在市场发展中发挥着作用,承担重要角色。尤其是在去年市场大起时,政府在总体上头脑是清醒的,不断提示投资风险,但应对措施并没有到位,大盘股上市流通比例过小和基金滥发客观上对股市过热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那么,在现在股市大落情况下,政府也不应袖手旁观。现在适当政策干预是适时和必要的。

 

    记者:您有什么具体建议?

来源:上海证券报 记者:卢晓平 在当今证券市场赔钱效应一再显现,投资者已经对股市长期健康发展是否具有可持续性,甚至对中国经济走势产生怀疑之际,记者专访了一直对资本市场发展持冷静态度的著名经济学家、燕京华侨大学校长华生。 适当政策干预是适时和必要的 记者:市场在呼吁政府救市,您有什么看法? 华生:在正常情况下,政府原则上不应该救市。 在中国的情况不一样,政府一直在市场发展中发挥着作用,承担重要角色。尤其是在去年市场大起时,政府在总体上头脑是清醒的,不断提示投资风险,但应对措施并没有到位,大盘股上市流通比例过小和基金滥发客观上对股市过热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那么,在现在股市大落情况下,政府也不应袖手旁观。现在适当政策干预是适时和必要的。 记者:您有什么具体建议? 华生:包括大幅调减印花税、市场融资的适当控制、给大小非减持开辟机构接筹的渠道等一系列有利于稳定市场信心和政策的措施应陆续出台。但是应当认识到,市场中长期趋势有其自身的规律,政策干预只能是短期和例处。 我去年讲过,一个高估值和泡沫的市场,有三种可能的取向:戳破、做大、消化。我不赞成人为地去戳破泡沫,而应消化和吸收泡沫。要在震荡中消化,使供求能在一个合理的价格水平上平衡起来。 都是过热惹的祸 记者:上证指数从今年1月15日的5500多点,基本上没有喘气就一路下滑到3月18日的3607.25点。幅度之大,速度之快,让人大跌眼镜。这是为什么?

 

    华生:包括大幅调减印花税、市场融资的适当控制、给大小非减持开辟机构接筹的渠道等一系列有利于稳定市场信心和政策的措施应陆续出台。但是应当认识到,市场中长期趋势有其自身的规律,政策干预只能是短期和例处。

 

    我去年讲过,一个高估值和泡沫的市场,有三种可能的取向:戳破、做大、消化。我不赞成人为地去戳破泡沫,而应消化和吸收泡沫。要在震荡中消化,使供求能在一个合理的价格水平上平衡起来。

 

     来源:上海证券报 记者:卢晓平 在当今证券市场赔钱效应一再显现,投资者已经对股市长期健康发展是否具有可持续性,甚至对中国经济走势产生怀疑之际,记者专访了一直对资本市场发展持冷静态度的著名经济学家、燕京华侨大学校长华生。 适当政策干预是适时和必要的 记者:市场在呼吁政府救市,您有什么看法? 华生:在正常情况下,政府原则上不应该救市。 在中国的情况不一样,政府一直在市场发展中发挥着作用,承担重要角色。尤其是在去年市场大起时,政府在总体上头脑是清醒的,不断提示投资风险,但应对措施并没有到位,大盘股上市流通比例过小和基金滥发客观上对股市过热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那么,在现在股市大落情况下,政府也不应袖手旁观。现在适当政策干预是适时和必要的。 记者:您有什么具体建议? 华生:包括大幅调减印花税、市场融资的适当控制、给大小非减持开辟机构接筹的渠道等一系列有利于稳定市场信心和政策的措施应陆续出台。但是应当认识到,市场中长期趋势有其自身的规律,政策干预只能是短期和例处。 我去年讲过,一个高估值和泡沫的市场,有三种可能的取向:戳破、做大、消化。我不赞成人为地去戳破泡沫,而应消化和吸收泡沫。要在震荡中消化,使供求能在一个合理的价格水平上平衡起来。 都是过热惹的祸 记者:上证指数从今年1月15日的5500多点,基本上没有喘气就一路下滑到3月18日的3607.25点。幅度之大,速度之快,让人大跌眼镜。这是为什么? 都是过热惹的祸

 

     记者:上证指数从今年1月15日的5500多点,基本上没有喘气就一路下滑到3月18日的3607.25点。幅度之大,速度之快,让人大跌眼镜。这是为什么?

来源:上海证券报 记者:卢晓平 在当今证券市场赔钱效应一再显现,投资者已经对股市长期健康发展是否具有可持续性,甚至对中国经济走势产生怀疑之际,记者专访了一直对资本市场发展持冷静态度的著名经济学家、燕京华侨大学校长华生。 适当政策干预是适时和必要的 记者:市场在呼吁政府救市,您有什么看法? 华生:在正常情况下,政府原则上不应该救市。 在中国的情况不一样,政府一直在市场发展中发挥着作用,承担重要角色。尤其是在去年市场大起时,政府在总体上头脑是清醒的,不断提示投资风险,但应对措施并没有到位,大盘股上市流通比例过小和基金滥发客观上对股市过热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那么,在现在股市大落情况下,政府也不应袖手旁观。现在适当政策干预是适时和必要的。 记者:您有什么具体建议? 华生:包括大幅调减印花税、市场融资的适当控制、给大小非减持开辟机构接筹的渠道等一系列有利于稳定市场信心和政策的措施应陆续出台。但是应当认识到,市场中长期趋势有其自身的规律,政策干预只能是短期和例处。 我去年讲过,一个高估值和泡沫的市场,有三种可能的取向:戳破、做大、消化。我不赞成人为地去戳破泡沫,而应消化和吸收泡沫。要在震荡中消化,使供求能在一个合理的价格水平上平衡起来。 都是过热惹的祸 记者:上证指数从今年1月15日的5500多点,基本上没有喘气就一路下滑到3月18日的3607.25点。幅度之大,速度之快,让人大跌眼镜。这是为什么?

 

     华生:都是过热惹的祸,大起之后必然有大落,过高的市场估值是目前市场大跌的主要原因。我们股市两年时间从1000点上到6000点,暴涨幅度过大,所以,现在股指回落,也是正常的。

 

     记者:2001年7月1日,在股市接近最高点时您发表了《漫漫熊市的信号》一文,准确预见了熊市的来临,在去年10月,您曾经表示如果市场还不进行调整,后果将不堪设想。您认为我们应该从中总结点什么?


     华生:应该说,从去年10月以来证券市场开始出现调整,规避了将股市一口气推到8千万点的可能,避免产生最坏的结果。这是因为市场一直有理性的声音在呼吁,而且,证券监管部门一直在顶住市场的压力,不断地提示投资风险,进行投资者教育。

华生:都是过热惹的祸,大起之后必然有大落,过高的市场估值是目前市场大跌的主要原因。我们股市两年时间从1000点上到6000点,暴涨幅度过大,所以,现在股指回落,也是正常的。 记者:2001年7月1日,在股市接近最高点时您发表了《漫漫熊市的信号》一文,准确预见了熊市的来临,在去年10月,您曾经表示如果市场还不进行调整,后果将不堪设想。您认为我们应该从中总结点什么? 华生:应该说,从去年10月以来证券市场开始出现调整,规避了将股市一口气推到8千万点的可能,避免产生最坏的结果。这是因为市场一直有理性的声音在呼吁,而且,证券监管部门一直在顶住市场的压力,不断地提示投资风险,进行投资者教育。 不过,遗憾的是,政府在实际操作中措施并没有完全跟上,包括大量基金的发行、分拆等,使得股指不断推高,虚高的赚钱效应又使得新的资金大量涌入;除了政府要反思外,作为机构投资者,包括券商和基金公司,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基金公司当时竞相成倍扩容,有时一天就圈钱千亿以上,只顾自己扩张赚管理费,误导投资者,那才是真正的恶意圈钱;作为基民和股民,也要吸收教训,避免追涨杀跌,正确看待国民经济的增长和股市的发展之间的和谐关系;作为研究人员和专家,不能害怕被人讨厌而过份迎合大众,失去传递正确信息的责任。 调整时间要用年计算 记者:您说过,在经济高速增长中,牛市一般是长期的,但牛熊一定是交替的。那现在市场属牛还属熊? 华生:目前股市大跌,是因为市场主动性

 

     不过,遗憾的是,政府在实际操作中措施并没有完全跟上,包括大量基金的发行、分拆等,使得股指不断推高,虚高的赚钱效应又使得新的资金大量涌入;除了政府要反思外,作为机构投资者,包括券商和基金公司,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基金公司当时竞相成倍扩容,有时一天就圈钱千亿以上,只顾自己扩张赚管理费,误导投资者,那才是真正的恶意圈钱;作为基民和股民,也要吸收教训,避免追涨杀跌,正确看待国民经济的增长和股市的发展之间的和谐关系;作为研究人员和专家,不能害怕被人讨厌而过份迎合大众,失去传递正确信息的责任。

 

来源:上海证券报 记者:卢晓平 在当今证券市场赔钱效应一再显现,投资者已经对股市长期健康发展是否具有可持续性,甚至对中国经济走势产生怀疑之际,记者专访了一直对资本市场发展持冷静态度的著名经济学家、燕京华侨大学校长华生。 适当政策干预是适时和必要的 记者:市场在呼吁政府救市,您有什么看法? 华生:在正常情况下,政府原则上不应该救市。 在中国的情况不一样,政府一直在市场发展中发挥着作用,承担重要角色。尤其是在去年市场大起时,政府在总体上头脑是清醒的,不断提示投资风险,但应对措施并没有到位,大盘股上市流通比例过小和基金滥发客观上对股市过热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那么,在现在股市大落情况下,政府也不应袖手旁观。现在适当政策干预是适时和必要的。 记者:您有什么具体建议? 华生:包括大幅调减印花税、市场融资的适当控制、给大小非减持开辟机构接筹的渠道等一系列有利于稳定市场信心和政策的措施应陆续出台。但是应当认识到,市场中长期趋势有其自身的规律,政策干预只能是短期和例处。 我去年讲过,一个高估值和泡沫的市场,有三种可能的取向:戳破、做大、消化。我不赞成人为地去戳破泡沫,而应消化和吸收泡沫。要在震荡中消化,使供求能在一个合理的价格水平上平衡起来。 都是过热惹的祸 记者:上证指数从今年1月15日的5500多点,基本上没有喘气就一路下滑到3月18日的3607.25点。幅度之大,速度之快,让人大跌眼镜。这是为什么?

      调整时间要用年计算

 

的调整不够,一旦外部环境发生变化,包括美国次贷危机,我国通胀压力和紧缩的宏观政策,再加上融资供给力度加大等,多种原因叠加起来,催生了市场一波又一波的非理性下跌。 应该说,从1000点上涨到6000点,又深度回落到现在的3700多点,属于大级别的调整,是恐慌性的下跌,不是大熊市的来临。 牛熊总是交替的,目前只是大牛中熊市调整。牛熊是股市两个相互平衡的功能;没有熊市而遏制不了人性的贪婪,没有牛市不能克服人性的恐惧。 应当说,现在股市仍处于牛市当中,前期涨得太高,回调是市场本身调整的需要。 记者:调整的时间有多长? 华生:我去年底说过,调整的时间恐怕不是用天或月计算,而是要用年来计算。应该对此次调整的时间有充分的认识。只有调整充分,才能使市场持续健康更长时间的向好。(本文是华生教授接受上海证券报记者卢晓平采访的原稿,发表后有删节。)

     记者:您说过,在经济高速增长中,牛市一般是长期的,但牛熊一定是交替的。那现在市场属牛还属熊?

 

     华生:目前股市大跌,是因为市场主动性的调整不够,一旦外部环境发生变化,包括美国次贷危机,我国通胀压力和紧缩的宏观政策,再加上融资供给力度加大等,多种原因叠加起来,催生了市场一波又一波的非理性下跌。

华生:都是过热惹的祸,大起之后必然有大落,过高的市场估值是目前市场大跌的主要原因。我们股市两年时间从1000点上到6000点,暴涨幅度过大,所以,现在股指回落,也是正常的。 记者:2001年7月1日,在股市接近最高点时您发表了《漫漫熊市的信号》一文,准确预见了熊市的来临,在去年10月,您曾经表示如果市场还不进行调整,后果将不堪设想。您认为我们应该从中总结点什么? 华生:应该说,从去年10月以来证券市场开始出现调整,规避了将股市一口气推到8千万点的可能,避免产生最坏的结果。这是因为市场一直有理性的声音在呼吁,而且,证券监管部门一直在顶住市场的压力,不断地提示投资风险,进行投资者教育。 不过,遗憾的是,政府在实际操作中措施并没有完全跟上,包括大量基金的发行、分拆等,使得股指不断推高,虚高的赚钱效应又使得新的资金大量涌入;除了政府要反思外,作为机构投资者,包括券商和基金公司,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基金公司当时竞相成倍扩容,有时一天就圈钱千亿以上,只顾自己扩张赚管理费,误导投资者,那才是真正的恶意圈钱;作为基民和股民,也要吸收教训,避免追涨杀跌,正确看待国民经济的增长和股市的发展之间的和谐关系;作为研究人员和专家,不能害怕被人讨厌而过份迎合大众,失去传递正确信息的责任。 调整时间要用年计算 记者:您说过,在经济高速增长中,牛市一般是长期的,但牛熊一定是交替的。那现在市场属牛还属熊? 华生:目前股市大跌,是因为市场主动性

 

    应该说,从1000点上涨到6000点,又深度回落到现在的3700多点,属于大级别的调整,是恐慌性的下跌,不是大熊市的来临。

 

    牛熊总是交替的,目前只是大牛中熊市调整。牛熊是股市两个相互平衡的功能;没有熊市而遏制不了人性的贪婪,没有牛市不能克服人性的恐惧。

 

    应当说,现在股市仍处于牛市当中,前期涨得太高,回调是市场本身调整的需要。

的调整不够,一旦外部环境发生变化,包括美国次贷危机,我国通胀压力和紧缩的宏观政策,再加上融资供给力度加大等,多种原因叠加起来,催生了市场一波又一波的非理性下跌。 应该说,从1000点上涨到6000点,又深度回落到现在的3700多点,属于大级别的调整,是恐慌性的下跌,不是大熊市的来临。 牛熊总是交替的,目前只是大牛中熊市调整。牛熊是股市两个相互平衡的功能;没有熊市而遏制不了人性的贪婪,没有牛市不能克服人性的恐惧。 应当说,现在股市仍处于牛市当中,前期涨得太高,回调是市场本身调整的需要。 记者:调整的时间有多长? 华生:我去年底说过,调整的时间恐怕不是用天或月计算,而是要用年来计算。应该对此次调整的时间有充分的认识。只有调整充分,才能使市场持续健康更长时间的向好。(本文是华生教授接受上海证券报记者卢晓平采访的原稿,发表后有删节。)


    记者:调整的时间有多长?

 

来源:上海证券报 记者:卢晓平 在当今证券市场赔钱效应一再显现,投资者已经对股市长期健康发展是否具有可持续性,甚至对中国经济走势产生怀疑之际,记者专访了一直对资本市场发展持冷静态度的著名经济学家、燕京华侨大学校长华生。 适当政策干预是适时和必要的 记者:市场在呼吁政府救市,您有什么看法? 华生:在正常情况下,政府原则上不应该救市。 在中国的情况不一样,政府一直在市场发展中发挥着作用,承担重要角色。尤其是在去年市场大起时,政府在总体上头脑是清醒的,不断提示投资风险,但应对措施并没有到位,大盘股上市流通比例过小和基金滥发客观上对股市过热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那么,在现在股市大落情况下,政府也不应袖手旁观。现在适当政策干预是适时和必要的。 记者:您有什么具体建议? 华生:包括大幅调减印花税、市场融资的适当控制、给大小非减持开辟机构接筹的渠道等一系列有利于稳定市场信心和政策的措施应陆续出台。但是应当认识到,市场中长期趋势有其自身的规律,政策干预只能是短期和例处。 我去年讲过,一个高估值和泡沫的市场,有三种可能的取向:戳破、做大、消化。我不赞成人为地去戳破泡沫,而应消化和吸收泡沫。要在震荡中消化,使供求能在一个合理的价格水平上平衡起来。 都是过热惹的祸 记者:上证指数从今年1月15日的5500多点,基本上没有喘气就一路下滑到3月18日的3607.25点。幅度之大,速度之快,让人大跌眼镜。这是为什么?

    华生:我去年底说过,调整的时间恐怕不是用天或月计算,而是要用年来计算。应该对此次调整的时间有充分的认识。只有调整充分,才能使市场持续健康更长时间的向好。(本文是华生教授接受上海证券报记者卢晓平采访的原稿,发表后有删节。)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