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华生的博客

东南大学教授、经济学家

 
 
 

日志

 
 

华生:市场还处在一个大调整周期  

2008-11-26 16:11: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华生:市场还处在一个大调整周期

2008年11月23日  来源:新浪财经

 

   华夏基金08-09年投资策略报告会于11月22日在北京召开,著名经济学家、燕京华侨大学校长华生在会上作了精彩发言,以下为当日演讲实录。

  08年的证券市场给了我们很多的启示。由于经济的发展有不确定性,再加上证券市场是群体的理性和群体的非理性在起作用,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我赞成我们的证券市场是不可测的。如果我过去说对了一些事情,是从大的趋势方面可以做一些相对冷静的判断,所以我今天说的这些,只能给大家做一点参考。

  去年确实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反复强调过,当时的证券市场脱离了经济的基本面。当时,我用了一个词叫做“虚胖”。08年应该进入一个长期的调整,而且这个调整确实不是用天,不是用月,而是用年来衡量的。到现在为止,市场刚刚调整了一年。所以,我个人的观点,市场还处在一个大调整的周期,并没有完全结束。

  由于08年出现了很多不确定的因素,特别是下半年美国的金融风暴,使得股市的调整超出了大多数人的预期。目前,我个人认为中国的证券市场、中国的股市的泡沫,已经基本散去。应该说,这个市场进入了一个相对合理的估值区间。但是,因为经济还面临着诸多的不确定性,包括国际和国内的,另外我们的证券市场尽管进入了一个相对估值合理的空间,但是不能说它已经被严重的低估了,这个我是一直不赞成的。08年当中,很多人预测、判断之所以错误,主要是带了很大的情绪性。大家是做投资的,实际上在投资市场上,恐怕是最不能带情绪的。如果你一味地认为市场的调整就是一种非理性的行为,是一种很快要纠错的行为,这样会影响你对市场本来比较冷静和客观的判断。

  我觉得对处在一个大周期的调整期的中国证券市场,最重要的还是要理解我们的证券市场从过去的炒作型的、投机型的,一个相对比较狭小、封闭的市场,开始进入一个全流动的、以建立投资价值为基础的市场。实际上,我们这个转变还并没有完成,因为过去我们中国证券市场10多年,基本上还是封闭和炒作型的市场,它跟经济的基本面经常是脱离的,跟外部市场也是经常脱离的。

  那么,过去这1年多,实际上给大家一个提醒,这种投资理念的转变,应该说是一个重大的变化,这个过程也是痛苦的。在这个过程当中,过去的投资文化和投资理念,还是不断地会影响我们的投资思维。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觉得还会犯一些错误。我认为,过去的1年最大的教训,就是很多人并没有适应我们这个市场向全流通市场的转变。

  关于09年,我的中国证券市场的走势还取决于一些重大因素的制约。刚才姚总给我们做了一个非常鼓舞人心的讲话,所以我的信心稍微提升了一些,但是作为投资人和经济学家,还是要比较冷静、客观地分析我们所面对的国内国际的情况。因为我们证券市场的走势、估值的中枢,归根结底是跟经济的基本面相联系的。特别是中国的证券市场经过了去年这1年,已经健康的很多,而且越来越开始反应或者是提前反映经济的变动。实际上,这是一件好事情,不是一件坏事情,这是中国证券市场想发展强大,要在国民经济当中起重大的作用,这是不可避免的阶段。它反映经济基本面的变化,而且是提前反应。

  如果用这个观点来看,当前的国际经济情况大家都很清楚,还处在非常大的不确定性当中。世界各国联手的措施,包括美国政府出台的这些措施,是不是能够改变一个大的经济衰退的来临,现在应该说还有不确定性。我们知道1929年到1933年的大危机,它并不是一步到位的,它中间有一个三阶跳。第二次的经济衰退比第一次严重得多,大部分的企业和银行不是在第一次倒闭的,而是在第二次倒闭的。当然了,今天和过去有很大的不可比性,今天人们的信息、经验,包括政府行动的空间,都已经大大地不可比了。但是,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能够绝对地排除这场经济衰退究竟会往什么方向发展。

  从我们国内来说,我们过去的经济增长方式,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出口型的,对外依存度很大,在大国当中,中国可能是依存度最大的。像进出口贸易,达到国民生产总值60%以上,在大国当中绝无仅有。那么,这种增长方式的转变,这种依靠外部需求来推动大国经济高速增长,这种转变看来是不可避免的。这次的金融危机只不过是提前让我们警觉到这个问题,因为中国经济经过30年的高速增长,确实面临着一些严峻的挑战。因为大家知道,很多很著名的做这方面研究的中国经济学家,有一种观点是认为中国经济增长放在亚洲的东亚增长当中不算是特别稀奇,持有这个观点的有很多人,比如说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的院长等,他们认为放在大环境当中不算稀奇,因为东亚国家在经济增长当中维持20、30年的高速增长这个先例不是没有。但是,这里面暗含着一个潜在的判断,就是中国高速增长的经济周期,如果不是有自己特殊的轨迹,它也应该进入一个结束期。因为一般的东亚的高速增长,大概都维持30年左右,很少超过30年。那么,这对于中国是一个非常严峻的挑战,我们能够创造奇迹,除了前30年的增长,还能再有一个20、30年的高速增长,能够打破包括东亚已经在世界上是奇迹的轨迹,还是我们会落入东亚经济增长的一般的道路?我觉得这个对于我们来说是非常大的挑战。

  中央最近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我个人认为是很正确的。但是,应该看到这些措施基本上是救急,而且也是有代价的。那么,今后我们是不是这个危机过去以后,我们还是恢复像原来那样主要靠外需来拉动经济增长?我个人认为,恐怕是有问题的。最近是改革30年,我们正在做这方面的总结,我觉得对于中国人来说、对于中国经济来说,面临着重大的挑战和考验,就是下一个30年的经济增长,我们不可能再重复前30年。前30年给我们提供的内外的因素,包括制度上的因素,有些已经不存在了,有些作用已经衰减了。因此,如果没有重大的自主创新,我觉得我们要争取下一个30年的高速增长,是有很大困难和挑战的。

  这是从经济对证券市场的影响,从证券市场本身来说,刚才我们提到了,中国证券市场正在进入一个全流通的时代。这个时代跟过去炒作狭小的空间是非常不一样的,它的估值标准在发生变化。我认为,09年是我们重新确立我们这个市场估值标准的一年。所以,我非常赞同今天这个讨论会说“09年是蓄势和期待”,我认为这个话说得比较准确。中国的股市处在一个重新确立它的估值标准的阶段。

  尽管有很多人提了很多的意见,希望迅速地把资本市场振兴起来,这个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证券市场本身是有它的规律的。应该说,比如说中国政府持有股票的比例不是太低,而是太高了,在全世界是第一高,而且高得是离奇。所以,中国的资本市场要成为一个强大的资本市场,它发展的趋势不是尽可能提高政府持股的比例,而是要大大降低政府持股的比例。我觉得中国主要国有企业相当大的股份,如果都能够委托基金,包括像华夏基金这样一些重要的基金去管理的时候,那是中国资本市场真正大发展和强大的时代。而我们离这个水平还有相当的距离。

  所以,我们不能希望靠限制股票的流通、限制股票的流通量来强大资本市场。我们应该看到在全球的市场当中,我们除了有历史的大小非的问题,实际上现在大小非的影响已经越来越少,在现在还没有流通的股票当中大小非只占1/3,越来越多的股份不是大小非,而是在正常发行当中形成的限售股。从世界各国的市场情况来看,我们对于限售的时间不是最短的,而是最长的。发展的趋势,是会对限售的条件越来越放宽,限售的时间会越来越短,这是证券市场健康发展和进入良性循环基本的前提。

  我觉得对于这些方向性的因素,我们应该不带感情因素,去公正地评价。如果我们希望中国资本市场对于中国经济发挥它巨大的推动作用的话,那么我们不能不顺应证券市场发展的一般规律。是说开倒车重新回到一个相对狭小的市场大家在那里炒作,这恐怕不符合我们改革开放的方向,也不符合我们证券市场发展真正的长远利益。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我觉得中国证券市场在今后的发展当中,会长期地受到这个因素的制约,使得它的估值水平在相对合理的区间波动,这样才能恢复我们证券市场作为一个投资型的市场,对于投资者有回报的市场。从而才是能够长期持续的市场,也是供给和需求能够相对平衡的市场。如果我们的证券市场上总是有一大堆的企业,长期排在那里想上市,那么这种情况实际上不是一个非常健康的情况,这说明我们的供给和需求实际上不够平衡。应该说我们这个市场,现在还是靠了很多行政性的因素在维持平衡。

  所以,我觉得在看到证券市场已经进入了一个相对合理的区间的同时,对于这个市场简单地希望它如果形势好一些,就能够恢复到原来非常高的水平,我认为是不够现实的。我觉得现在的证券市场在现在的水平上面,随着经济发展的波动在两个方向上的运动,我认为是健康的。对于投资者来讲并不是坏事,但是对过去的高位投资的投资者来讲,确实是蒙受了损失,有很多经验教训要总结。我们要从证券市场更加长远的发展去看这个问题。

  中国的证券市场面临着一系列的变革,要想中国证券市场健康发展,面临不少制度变革的任务,特别是我们新股发行制度的改革。过去高估值和新股发行的制度存在着重大的缺陷有关系,才使得我们许多投资者蒙受了很大损失。要使这个新股发行制度沿着市场化的方向改革,使股票的估值合理。特别是我们的大盘股,一定要改变首日只上市1%、2%、3%,使得定价严重脱离了它的基本面。这样,必然会造成大多数二级市场投资者的损失。包括对于限售期的改革,不是用限售的办法来制造短期估值的幻觉,而是要向规范市场那样,在限售条件上放宽,使得股市上市的时候,第一天开始就有一个相对合理的估值区间。

  最后,中国的经济从长期来说,处在一个工业化的中期和城市化的初期。但是,我们原来城市化的模式是存在问题的,所以只要我们应对得当,像前30年那样,有一系列的重大的、创新性的制度变革,下一个30年,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是可以期待的。

  股市从长期来看,永远都是上涨的,这一点没有任何问题。如果中国经济是高速增长的,那么中国证券市场的蓬勃发展,应该说是有预期的。而且,随着机构投资人的壮大,这个市场的投资理性会越来越增加。所以,对于这一点,我是充满信心的。我觉得如果说08年像我们当时说的那样,是一个虚胖要进入大调整,那么09年是给投资经理展现他们能力的时候。因为大涨大跌都不能显示真正的投资管理人的价值,而在09年这样充满着不确定的市场当中,才真正是投资管理人去发挥他作用的时候。

  评论这张
 
阅读(305)| 评论(5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