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华生的博客

东南大学教授、经济学家

 
 
 

日志

 
 

鏂版椂浠i潰涓存柊鎸戞垬  

2007-01-22 11:56:00|  分类: 资本市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中国证券报》   在2005年以股权分置改革破题为标志,中国股市发生了历史性转折之后,2006年真正迎来了中国股市的高歌猛进。如果说上半年股改周年之际笔者为本报撰写“迎接证券市场的新时代”时,还有很多人对中国证券市场即将跨入一个大扩容、大蓝筹、大牛市的新时代将信将疑,这半年多来制度变革的深化和市场的勇往直前已经让人们打消了最后的疑虑与观望。中国证券市场确实已经走进并开始演绎新时代的宏伟乐章。制度性变革就像被推倒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它所推动和触发的连锁反应和良性循环超越了人们最乐观的想像。正是面对这样一幅壮阔画面,我们又来到了历史将翻开新一页的时刻。   走进新时代   证券市场走进新时代的第一个标志,是股改作为中国证券市场创立以来最大的校正制度缺陷的工程,胜局落定。股改扫除了证券市场健康发展的制度性障碍,使流通股和非流通股东的利益趋于一致,上市公司治理结构的改善第一次有了共同的利益基础。   证券市场走进新时代的第二个标志,是代表着国民经济主流的大盘蓝筹股的登陆和回归。因为上市公司的质量是证券市场发展的基石。今年IPO闸门重启后,伴随着中国银行、大秦铁路、中国国航和工商银行等大盘蓝筹股的登陆,A股投资价值大为提升,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中国股市充斥过多中小企业的上市公司结构,打破了股市为国有企业改制上市解贫脱困的僵局。值得指出的是,随着在国民经济中占有举足轻重地位的大盘蓝筹股的鱼贯加盟,股市的经济晴雨表功能正在逐渐显现和增强。   证券市场走进新时代的第三个标志,是投资者结构的演变。基金、券商、QFII、社保基金、企业年金、保险公司等机构投资者开始日益成为证券市场中的中流砥柱,他们带来了不同于散户投资者的投资理念和长期眼光。股民转为基民,不仅是可能趋势,而且已经开始形成风尚。此外,随着限售国有股逐步进入二级市场流通之后,越来越多的国有企业国有资本大举进入资本市场,在各个领域四处出击,是战略投资者也好,是收购兼并的企图也好,国有资本正在成为游弋资本市场的又一支生力军。总之,机构投资者的发展壮大,从跌爬滚打,到蔚为壮观,平分秋色,乃至主导潮流,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证券市场走进新时代的第四个标志是市场环境的空前净化,上市公司清欠和券商整顿是今年证券市场巩固发展的两大热点。券商整顿成绩显著。风险券商处置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提速,迄今已经关闭几十家问题公司,中介机构的行为得到约束规范。长期以来,上市公司大股东挪用公众资金和中介公司挪用客户保证金是扰乱证券市场秩序的两大痼疾,经过这一轮净化后市场环境已经大为改观。同时,新修订的《证券法》和《公司法》于今年开始实施,法律体系的健全完善进一步保证了资本市场发展的制度环境。   应当指出,我国证券市场进入一个崭新的时代离不开它赖以生存的宏观经济环境和国际一体化发展的大背景。值得庆幸的是,持续两年多的宏观调控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国民经济并没有出现大的起落。随着大盘蓝筹股的上市,宏观调控的平稳着陆使得中国经济持续增
   来源:《中国证券报》
来源:《中国证券报》   在2005年以股权分置改革破题为标志,中国股市发生了历史性转折之后,2006年真正迎来了中国股市的高歌猛进。如果说上半年股改周年之际笔者为本报撰写“迎接证券市场的新时代”时,还有很多人对中国证券市场即将跨入一个大扩容、大蓝筹、大牛市的新时代将信将疑,这半年多来制度变革的深化和市场的勇往直前已经让人们打消了最后的疑虑与观望。中国证券市场确实已经走进并开始演绎新时代的宏伟乐章。制度性变革就像被推倒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它所推动和触发的连锁反应和良性循环超越了人们最乐观的想像。正是面对这样一幅壮阔画面,我们又来到了历史将翻开新一页的时刻。   走进新时代   证券市场走进新时代的第一个标志,是股改作为中国证券市场创立以来最大的校正制度缺陷的工程,胜局落定。股改扫除了证券市场健康发展的制度性障碍,使流通股和非流通股东的利益趋于一致,上市公司治理结构的改善第一次有了共同的利益基础。   证券市场走进新时代的第二个标志,是代表着国民经济主流的大盘蓝筹股的登陆和回归。因为上市公司的质量是证券市场发展的基石。今年IPO闸门重启后,伴随着中国银行、大秦铁路、中国国航和工商银行等大盘蓝筹股的登陆,A股投资价值大为提升,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中国股市充斥过多中小企业的上市公司结构,打破了股市为国有企业改制上市解贫脱困的僵局。值得指出的是,随着在国民经济中占有举足轻重地位的大盘蓝筹股的鱼贯加盟,股市的经济晴雨表功能正在逐渐显现和增强。   证券市场走进新时代的第三个标志,是投资者结构的演变。基金、券商、QFII、社保基金、企业年金、保险公司等机构投资者开始日益成为证券市场中的中流砥柱,他们带来了不同于散户投资者的投资理念和长期眼光。股民转为基民,不仅是可能趋势,而且已经开始形成风尚。此外,随着限售国有股逐步进入二级市场流通之后,越来越多的国有企业国有资本大举进入资本市场,在各个领域四处出击,是战略投资者也好,是收购兼并的企图也好,国有资本正在成为游弋资本市场的又一支生力军。总之,机构投资者的发展壮大,从跌爬滚打,到蔚为壮观,平分秋色,乃至主导潮流,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证券市场走进新时代的第四个标志是市场环境的空前净化,上市公司清欠和券商整顿是今年证券市场巩固发展的两大热点。券商整顿成绩显著。风险券商处置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提速,迄今已经关闭几十家问题公司,中介机构的行为得到约束规范。长期以来,上市公司大股东挪用公众资金和中介公司挪用客户保证金是扰乱证券市场秩序的两大痼疾,经过这一轮净化后市场环境已经大为改观。同时,新修订的《证券法》和《公司法》于今年开始实施,法律体系的健全完善进一步保证了资本市场发展的制度环境。   应当指出,我国证券市场进入一个崭新的时代离不开它赖以生存的宏观经济环境和国际一体化发展的大背景。值得庆幸的是,持续两年多的宏观调控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国民经济并没有出现大的起落。随着大盘蓝筹股的上市,宏观调控的平稳着陆使得中国经济持续增

  在2005年以股权分置改革破题为标志,中国股市发生了历史性转折之后,2006年真正迎来了中国股市的高歌猛进。如果说上半年股改周年之际笔者为本报撰写“迎接证券市场的新时代”时,还有很多人对中国证券市场即将跨入一个大扩容、大蓝筹、大牛市的新时代将信将疑,这半年多来制度变革的深化和市场的勇往直前已经让人们打消了最后的疑虑与观望。中国证券市场确实已经走进并开始演绎新时代的宏伟乐章。制度性变革就像被推倒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它所推动和触发的连锁反应和良性循环超越了人们最乐观的想像。正是面对这样一幅壮阔画面,我们又来到了历史将翻开新一页的时刻。
;由于能源、资源的消耗和环境破坏的加剧,我们一直引为自豪的经济高速增长也开始暴露出其不可持续性,需要进行痛苦的增长方式转型;以股指期货、融资融券等为代表的金融衍生品的推出在激发相关标的股票交易量和活跃度、提升大盘蓝筹股地位的同时,也通过杠杆效应放大了风险,增加了市场不确定性;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一方面会适应不同层次的融资需求,扩大资本市场的作用和渗透力,另一方面也会不可避免地分流主板资金;甚至,很多人极为看重的企业所有税的内外并轨和降低,会增加企业的盈利前景,也不是没有抵消的因素,因为人们噤若寒蝉的股票交易利得税的恢复征收,其实同样也具有不可避免性。另外还应当指出的是,银行、券商、保险企业的上市,激起了一系列相关投资企业的价值重估,这种估值循环在牛市中自我放大,但在市场逆转时也同样会带来估值的反向加速扩散。由此可见,未来市场的发展存在多种可能性,而喧闹一时的“十年牛市”只是建立在其中最好的可能性之上。当然最理想的情况并非完全不可能实现,但它往往并不具备最大的可能性。既然未来走向并不只是有一种注解,那么对于后市的判断也就应该是在综合各种可能发生概率的基础上理性评估,否则股市所承载的风险就会被过于放大。透支预期的结果必然是加速与加剧市场的逆转和震荡。   2005年的股改试点启动发出了市场转折的信号,2006年制度变革的顺利推进,迎来了证券市场的新时代。在期待即将到来的2007年的时候,不能不提示人们多注意未来的挑战和风险,在牛市的狂飙中保持清醒。任何时候都不要忘记一条股市中屡试不爽的格言:行情总是在绝望中爆发,在狂热中结束。
  走进新时代
 
;由于能源、资源的消耗和环境破坏的加剧,我们一直引为自豪的经济高速增长也开始暴露出其不可持续性,需要进行痛苦的增长方式转型;以股指期货、融资融券等为代表的金融衍生品的推出在激发相关标的股票交易量和活跃度、提升大盘蓝筹股地位的同时,也通过杠杆效应放大了风险,增加了市场不确定性;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一方面会适应不同层次的融资需求,扩大资本市场的作用和渗透力,另一方面也会不可避免地分流主板资金;甚至,很多人极为看重的企业所有税的内外并轨和降低,会增加企业的盈利前景,也不是没有抵消的因素,因为人们噤若寒蝉的股票交易利得税的恢复征收,其实同样也具有不可避免性。另外还应当指出的是,银行、券商、保险企业的上市,激起了一系列相关投资企业的价值重估,这种估值循环在牛市中自我放大,但在市场逆转时也同样会带来估值的反向加速扩散。由此可见,未来市场的发展存在多种可能性,而喧闹一时的“十年牛市”只是建立在其中最好的可能性之上。当然最理想的情况并非完全不可能实现,但它往往并不具备最大的可能性。既然未来走向并不只是有一种注解,那么对于后市的判断也就应该是在综合各种可能发生概率的基础上理性评估,否则股市所承载的风险就会被过于放大。透支预期的结果必然是加速与加剧市场的逆转和震荡。   2005年的股改试点启动发出了市场转折的信号,2006年制度变革的顺利推进,迎来了证券市场的新时代。在期待即将到来的2007年的时候,不能不提示人们多注意未来的挑战和风险,在牛市的狂飙中保持清醒。任何时候都不要忘记一条股市中屡试不爽的格言:行情总是在绝望中爆发,在狂热中结束。
  证券市场走进新时代的第一个标志,是股改作为中国证券市场创立以来最大的校正制度缺陷的工程,胜局落定。股改扫除了证券市场健康发展的制度性障碍,使流通股和非流通股东的利益趋于一致,上市公司治理结构的改善第一次有了共同的利益基础。
 
  证券市场走进新时代的第二个标志,是代表着国民经济主流的大盘蓝筹股的登陆和回归。因为上市公司的质量是证券市场发展的基石。今年IPO闸门重启后,伴随着中国银行、大秦铁路、中国国航和工商银行等大盘蓝筹股的登陆,A股投资价值大为提升,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中国股市充斥过多中小企业的上市公司结构,打破了股市为国有企业改制上市解贫脱困的僵局。值得指出的是,随着在国民经济中占有举足轻重地位的大盘蓝筹股的鱼贯加盟,股市的经济晴雨表功能正在逐渐显现和增强。
长的潜力开始反馈和表现到证券市场上来。与此同时,全球的经济增长和股市都处在高点,亚洲经济尤其表现骄人。中国经济高速增长、全球的货币流动性过剩和人民币持续升值预期,给证券市场的制度性和结构性牛市创造了好的外围环境。   改革未有穷期   2006年无疑是中国资本市场激情燃烧的一年,但是我们在大步迈进之后必须清醒地认识到,市场很多深层次和结构性问题并没有解决,2007年的中国证券市场面临的将是制度体系变革和深化的多重挑战。   首先,股改虽然已经进入收官阶段,但是打扫战场的工作并不那么轻松,因为剩下来的都是难啃的硬骨头。由于复杂的股权结构和沉重的债务、担保负担,有些企业恐怕最终难以实施股改方案。随着监管层明年初将对“S股”公司推出种种惩戒推动措施,部分企业很可能最后被迫退市。   其次,大盘蓝筹股的上市和投资者结构的变化还仅仅处在开始阶段。市场投资理念的变化还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弄虚作假、内幕交易、投机炒作的股市文化还远没有退潮。因此,股价结构的分化和痛苦的价值回归还有待时日。   再次,整体上市的制度改造亟待提上日程。我国股市的绝大部分上市公司都是非整体上市,因而先天性的存在不公开、不透明和关联交易的种种弊端。现在大股东流行通过定向增发把一部分优质资产注入上市公司,应该说向整体上市迈进了一步,但整体上市的制度改造应该一步到位,而不是一个漫长的随机过程。目前大股东陆续装入资产的行为正在成为上市公司无休止炒作的题材。资产注入的不规则性、不可预见性和不透明性打乱了投资者的合理预期,助长了跟风炒作的投机操纵气氛。因此,整体上市的制度改造应该像股权分置改革的部署一样,由自愿改为约束性要求。已经上市的公司应对自己转为整体上市制定积极可行的时间表,以便监督执行。从这个意义上说,上市公司由非整体上市向整体上市的转变才刚刚起步。   最后,我国的证券市场目前还是层次单一、品种简单的初级市场。2007年我们面临着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和推出备兑权证、股指期货等种种金融衍生品的重任。在我国这样一个投机土壤深厚的环境中,如何积极发展金融深化和衍生工具市场,又能保障广大投资者权益和金融安全,显然是对市场及其监管者的严峻挑战。   正视市场风险   正如在熊市末期到处回荡着悲观主义的预言一样,当牛市最终被证明确已到来时,市场上当然不乏如梦初醒,从而豪情万丈的预言家。但是,我们应当看到,2006年的股指飙升是在多种因素的共同作用下产生的,而现在对未来所谓十年牛市的判断已经包含了过多一厢情愿的分析。必须认识到,未来包含多种可能,充满不确定性。当人们都按照最乐观的一种可能性预期后市时,实际上就已经在相当程度上透支了未来的行情。实际上,外围经济的很多因素都有可能发生变化:比如由于中国外贸顺差的巨额积累,大的贸易摩擦已经到一触即发的阶段,随时都可能对国内经济产生重大影响和冲击;外部经济随着国际原材料、贵金属涨价造成的牛市达到峰顶,也会或迟或早进入相反的商品周期,从而带来结构性的震荡和调整
 
  证券市场走进新时代的第三个标志,是投资者结构的演变。基金、券商、QFII、社保基金、企业年金、保险公司等机构投资者开始日益成为证券市场中的中流砥柱,他们带来了不同于散户投资者的投资理念和长期眼光。股民转为基民,不仅是可能趋势,而且已经开始形成风尚。此外,随着限售国有股逐步进入二级市场流通之后,越来越多的国有企业国有资本大举进入资本市场,在各个领域四处出击,是战略投资者也好,是收购兼并的企图也好,国有资本正在成为游弋资本市场的又一支生力军。总之,机构投资者的发展壮大,从跌爬滚打,到蔚为壮观,平分秋色,乃至主导潮流,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证券市场走进新时代的第四个标志是市场环境的空前净化,上市公司清欠和券商整顿是今年证券市场巩固发展的两大热点。券商整顿成绩显著。风险券商处置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提速,迄今已经关闭几十家问题公司,中介机构的行为得到约束规范。长期以来,上市公司大股东挪用公众资金和中介公司挪用客户保证金是扰乱证券市场秩序的两大痼疾,经过这一轮净化后市场环境已经大为改观。同时,新修订的《证券法》和《公司法》于今年开始实施,法律体系的健全完善进一步保证了资本市场发展的制度环境。
 
  应当指出,我国证券市场进入一个崭新的时代离不开它赖以生存的宏观经济环境和国际一体化发展的大背景。值得庆幸的是,持续两年多的宏观调控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国民经济并没有出现大的起落。随着大盘蓝筹股的上市,宏观调控的平稳着陆使得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的潜力开始反馈和表现到证券市场上来。与此同时,全球的经济增长和股市都处在高点,亚洲经济尤其表现骄人。中国经济高速增长、全球的货币流动性过剩和人民币持续升值预期,给证券市场的制度性和结构性牛市创造了好的外围环境。
;由于能源、资源的消耗和环境破坏的加剧,我们一直引为自豪的经济高速增长也开始暴露出其不可持续性,需要进行痛苦的增长方式转型;以股指期货、融资融券等为代表的金融衍生品的推出在激发相关标的股票交易量和活跃度、提升大盘蓝筹股地位的同时,也通过杠杆效应放大了风险,增加了市场不确定性;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一方面会适应不同层次的融资需求,扩大资本市场的作用和渗透力,另一方面也会不可避免地分流主板资金;甚至,很多人极为看重的企业所有税的内外并轨和降低,会增加企业的盈利前景,也不是没有抵消的因素,因为人们噤若寒蝉的股票交易利得税的恢复征收,其实同样也具有不可避免性。另外还应当指出的是,银行、券商、保险企业的上市,激起了一系列相关投资企业的价值重估,这种估值循环在牛市中自我放大,但在市场逆转时也同样会带来估值的反向加速扩散。由此可见,未来市场的发展存在多种可能性,而喧闹一时的“十年牛市”只是建立在其中最好的可能性之上。当然最理想的情况并非完全不可能实现,但它往往并不具备最大的可能性。既然未来走向并不只是有一种注解,那么对于后市的判断也就应该是在综合各种可能发生概率的基础上理性评估,否则股市所承载的风险就会被过于放大。透支预期的结果必然是加速与加剧市场的逆转和震荡。   2005年的股改试点启动发出了市场转折的信号,2006年制度变革的顺利推进,迎来了证券市场的新时代。在期待即将到来的2007年的时候,不能不提示人们多注意未来的挑战和风险,在牛市的狂飙中保持清醒。任何时候都不要忘记一条股市中屡试不爽的格言:行情总是在绝望中爆发,在狂热中结束。
 
  改革未有穷期
 
  2006年无疑是中国资本市场激情燃烧的一年,但是我们在大步迈进之后必须清醒地认识到,市场很多深层次和结构性问题并没有解决,2007年的中国证券市场面临的将是制度体系变革和深化的多重挑战。
 
;由于能源、资源的消耗和环境破坏的加剧,我们一直引为自豪的经济高速增长也开始暴露出其不可持续性,需要进行痛苦的增长方式转型;以股指期货、融资融券等为代表的金融衍生品的推出在激发相关标的股票交易量和活跃度、提升大盘蓝筹股地位的同时,也通过杠杆效应放大了风险,增加了市场不确定性;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一方面会适应不同层次的融资需求,扩大资本市场的作用和渗透力,另一方面也会不可避免地分流主板资金;甚至,很多人极为看重的企业所有税的内外并轨和降低,会增加企业的盈利前景,也不是没有抵消的因素,因为人们噤若寒蝉的股票交易利得税的恢复征收,其实同样也具有不可避免性。另外还应当指出的是,银行、券商、保险企业的上市,激起了一系列相关投资企业的价值重估,这种估值循环在牛市中自我放大,但在市场逆转时也同样会带来估值的反向加速扩散。由此可见,未来市场的发展存在多种可能性,而喧闹一时的“十年牛市”只是建立在其中最好的可能性之上。当然最理想的情况并非完全不可能实现,但它往往并不具备最大的可能性。既然未来走向并不只是有一种注解,那么对于后市的判断也就应该是在综合各种可能发生概率的基础上理性评估,否则股市所承载的风险就会被过于放大。透支预期的结果必然是加速与加剧市场的逆转和震荡。   2005年的股改试点启动发出了市场转折的信号,2006年制度变革的顺利推进,迎来了证券市场的新时代。在期待即将到来的2007年的时候,不能不提示人们多注意未来的挑战和风险,在牛市的狂飙中保持清醒。任何时候都不要忘记一条股市中屡试不爽的格言:行情总是在绝望中爆发,在狂热中结束。
  首先,股改虽然已经进入收官阶段,但是打扫战场的工作并不那么轻松,因为剩下来的都是难啃的硬骨头。由于复杂的股权结构和沉重的债务、担保负担,有些企业恐怕最终难以实施股改方案。随着监管层明年初将对“S股”公司推出种种惩戒推动措施,部分企业很可能最后被迫退市。
 
  其次,大盘蓝筹股的上市和投资者结构的变化还仅仅处在开始阶段。市场投资理念的变化还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弄虚作假、内幕交易、投机炒作的股市文化还远没有退潮。因此,股价结构的分化和痛苦的价值回归还有待时日。
 
  再次,整体上市的制度改造亟待提上日程。我国股市的绝大部分上市公司都是非整体上市,因而先天性的存在不公开、不透明和关联交易的种种弊端。现在大股东流行通过定向增发把一部分优质资产注入上市公司,应该说向整体上市迈进了一步,但整体上市的制度改造应该一步到位,而不是一个漫长的随机过程。目前大股东陆续装入资产的行为正在成为上市公司无休止炒作的题材。资产注入的不规则性、不可预见性和不透明性打乱了投资者的合理预期,助长了跟风炒作的投机操纵气氛。因此,整体上市的制度改造应该像股权分置改革的部署一样,由自愿改为约束性要求。已经上市的公司应对自己转为整体上市制定积极可行的时间表,以便监督执行。从这个意义上说,上市公司由非整体上市向整体上市的转变才刚刚起步。
 
来源:《中国证券报》   在2005年以股权分置改革破题为标志,中国股市发生了历史性转折之后,2006年真正迎来了中国股市的高歌猛进。如果说上半年股改周年之际笔者为本报撰写“迎接证券市场的新时代”时,还有很多人对中国证券市场即将跨入一个大扩容、大蓝筹、大牛市的新时代将信将疑,这半年多来制度变革的深化和市场的勇往直前已经让人们打消了最后的疑虑与观望。中国证券市场确实已经走进并开始演绎新时代的宏伟乐章。制度性变革就像被推倒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它所推动和触发的连锁反应和良性循环超越了人们最乐观的想像。正是面对这样一幅壮阔画面,我们又来到了历史将翻开新一页的时刻。   走进新时代   证券市场走进新时代的第一个标志,是股改作为中国证券市场创立以来最大的校正制度缺陷的工程,胜局落定。股改扫除了证券市场健康发展的制度性障碍,使流通股和非流通股东的利益趋于一致,上市公司治理结构的改善第一次有了共同的利益基础。   证券市场走进新时代的第二个标志,是代表着国民经济主流的大盘蓝筹股的登陆和回归。因为上市公司的质量是证券市场发展的基石。今年IPO闸门重启后,伴随着中国银行、大秦铁路、中国国航和工商银行等大盘蓝筹股的登陆,A股投资价值大为提升,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中国股市充斥过多中小企业的上市公司结构,打破了股市为国有企业改制上市解贫脱困的僵局。值得指出的是,随着在国民经济中占有举足轻重地位的大盘蓝筹股的鱼贯加盟,股市的经济晴雨表功能正在逐渐显现和增强。   证券市场走进新时代的第三个标志,是投资者结构的演变。基金、券商、QFII、社保基金、企业年金、保险公司等机构投资者开始日益成为证券市场中的中流砥柱,他们带来了不同于散户投资者的投资理念和长期眼光。股民转为基民,不仅是可能趋势,而且已经开始形成风尚。此外,随着限售国有股逐步进入二级市场流通之后,越来越多的国有企业国有资本大举进入资本市场,在各个领域四处出击,是战略投资者也好,是收购兼并的企图也好,国有资本正在成为游弋资本市场的又一支生力军。总之,机构投资者的发展壮大,从跌爬滚打,到蔚为壮观,平分秋色,乃至主导潮流,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证券市场走进新时代的第四个标志是市场环境的空前净化,上市公司清欠和券商整顿是今年证券市场巩固发展的两大热点。券商整顿成绩显著。风险券商处置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提速,迄今已经关闭几十家问题公司,中介机构的行为得到约束规范。长期以来,上市公司大股东挪用公众资金和中介公司挪用客户保证金是扰乱证券市场秩序的两大痼疾,经过这一轮净化后市场环境已经大为改观。同时,新修订的《证券法》和《公司法》于今年开始实施,法律体系的健全完善进一步保证了资本市场发展的制度环境。   应当指出,我国证券市场进入一个崭新的时代离不开它赖以生存的宏观经济环境和国际一体化发展的大背景。值得庆幸的是,持续两年多的宏观调控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国民经济并没有出现大的起落。随着大盘蓝筹股的上市,宏观调控的平稳着陆使得中国经济持续增
  最后,我国的证券市场目前还是层次单一、品种简单的初级市场。2007年我们面临着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和推出备兑权证、股指期货等种种金融衍生品的重任。在我国这样一个投机土壤深厚的环境中,如何积极发展金融深化和衍生工具市场,又能保障广大投资者权益和金融安全,显然是对市场及其监管者的严峻挑战。
 
  长的潜力开始反馈和表现到证券市场上来。与此同时,全球的经济增长和股市都处在高点,亚洲经济尤其表现骄人。中国经济高速增长、全球的货币流动性过剩和人民币持续升值预期,给证券市场的制度性和结构性牛市创造了好的外围环境。   改革未有穷期   2006年无疑是中国资本市场激情燃烧的一年,但是我们在大步迈进之后必须清醒地认识到,市场很多深层次和结构性问题并没有解决,2007年的中国证券市场面临的将是制度体系变革和深化的多重挑战。   首先,股改虽然已经进入收官阶段,但是打扫战场的工作并不那么轻松,因为剩下来的都是难啃的硬骨头。由于复杂的股权结构和沉重的债务、担保负担,有些企业恐怕最终难以实施股改方案。随着监管层明年初将对“S股”公司推出种种惩戒推动措施,部分企业很可能最后被迫退市。   其次,大盘蓝筹股的上市和投资者结构的变化还仅仅处在开始阶段。市场投资理念的变化还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弄虚作假、内幕交易、投机炒作的股市文化还远没有退潮。因此,股价结构的分化和痛苦的价值回归还有待时日。   再次,整体上市的制度改造亟待提上日程。我国股市的绝大部分上市公司都是非整体上市,因而先天性的存在不公开、不透明和关联交易的种种弊端。现在大股东流行通过定向增发把一部分优质资产注入上市公司,应该说向整体上市迈进了一步,但整体上市的制度改造应该一步到位,而不是一个漫长的随机过程。目前大股东陆续装入资产的行为正在成为上市公司无休止炒作的题材。资产注入的不规则性、不可预见性和不透明性打乱了投资者的合理预期,助长了跟风炒作的投机操纵气氛。因此,整体上市的制度改造应该像股权分置改革的部署一样,由自愿改为约束性要求。已经上市的公司应对自己转为整体上市制定积极可行的时间表,以便监督执行。从这个意义上说,上市公司由非整体上市向整体上市的转变才刚刚起步。   最后,我国的证券市场目前还是层次单一、品种简单的初级市场。2007年我们面临着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和推出备兑权证、股指期货等种种金融衍生品的重任。在我国这样一个投机土壤深厚的环境中,如何积极发展金融深化和衍生工具市场,又能保障广大投资者权益和金融安全,显然是对市场及其监管者的严峻挑战。   正视市场风险   正如在熊市末期到处回荡着悲观主义的预言一样,当牛市最终被证明确已到来时,市场上当然不乏如梦初醒,从而豪情万丈的预言家。但是,我们应当看到,2006年的股指飙升是在多种因素的共同作用下产生的,而现在对未来所谓十年牛市的判断已经包含了过多一厢情愿的分析。必须认识到,未来包含多种可能,充满不确定性。当人们都按照最乐观的一种可能性预期后市时,实际上就已经在相当程度上透支了未来的行情。实际上,外围经济的很多因素都有可能发生变化:比如由于中国外贸顺差的巨额积累,大的贸易摩擦已经到一触即发的阶段,随时都可能对国内经济产生重大影响和冲击;外部经济随着国际原材料、贵金属涨价造成的牛市达到峰顶,也会或迟或早进入相反的商品周期,从而带来结构性的震荡和调整正视市场风险
 
  正如在熊市末期到处回荡着悲观主义的预言一样,当牛市最终被证明确已到来时,市场上当然不乏如梦初醒,从而豪情万丈的预言家。但是,我们应当看到,2006年的股指飙升是在多种因素的共同作用下产生的,而现在对未来所谓十年牛市的判断已经包含了过多一厢情愿的分析。必须认识到,未来包含多种可能,充满不确定性。当人们都按照最乐观的一种可能性预期后市时,实际上就已经在相当程度上透支了未来的行情。实际上,外围经济的很多因素都有可能发生变化:比如由于中国外贸顺差的巨额积累,大的贸易摩擦已经到一触即发的阶段,随时都可能对国内经济产生重大影响和冲击;外部经济随着国际原材料、贵金属涨价造成的牛市达到峰顶,也会或迟或早进入相反的商品周期,从而带来结构性的震荡和调整;由于能源、资源的消耗和环境破坏的加剧,我们一直引为自豪的经济高速增长也开始暴露出其不可持续性,需要进行痛苦的增长方式转型;以股指期货、融资融券等为代表的金融衍生品的推出在激发相关标的股票交易量和活跃度、提升大盘蓝筹股地位的同时,也通过杠杆效应放大了风险,增加了市场不确定性;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一方面会适应不同层次的融资需求,扩大资本市场的作用和渗透力,另一方面也会不可避免地分流主板资金;甚至,很多人极为看重的企业所有税的内外并轨和降低,会增加企业的盈利前景,也不是没有抵消的因素,因为人们噤若寒蝉的股票交易利得税的恢复征收,其实同样也具有不可避免性。另外还应当指出的是,银行、券商、保险企业的上市,激起了一系列相关投资企业的价值重估,这种估值循环在牛市中自我放大,但在市场逆转时也同样会带来估值的反向加速扩散。由此可见,未来市场的发展存在多种可能性,而喧闹一时的“十年牛市”只是建立在其中最好的可能性之上。当然最理想的情况并非完全不可能实现,但它往往并不具备最大的可能性。既然未来走向并不只是有一种注解,那么对于后市的判断也就应该是在综合各种可能发生概率的基础上理性评估,否则股市所承载的风险就会被过于放大。透支预期的结果必然是加速与加剧市场的逆转和震荡。
来源:《中国证券报》   在2005年以股权分置改革破题为标志,中国股市发生了历史性转折之后,2006年真正迎来了中国股市的高歌猛进。如果说上半年股改周年之际笔者为本报撰写“迎接证券市场的新时代”时,还有很多人对中国证券市场即将跨入一个大扩容、大蓝筹、大牛市的新时代将信将疑,这半年多来制度变革的深化和市场的勇往直前已经让人们打消了最后的疑虑与观望。中国证券市场确实已经走进并开始演绎新时代的宏伟乐章。制度性变革就像被推倒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它所推动和触发的连锁反应和良性循环超越了人们最乐观的想像。正是面对这样一幅壮阔画面,我们又来到了历史将翻开新一页的时刻。   走进新时代   证券市场走进新时代的第一个标志,是股改作为中国证券市场创立以来最大的校正制度缺陷的工程,胜局落定。股改扫除了证券市场健康发展的制度性障碍,使流通股和非流通股东的利益趋于一致,上市公司治理结构的改善第一次有了共同的利益基础。   证券市场走进新时代的第二个标志,是代表着国民经济主流的大盘蓝筹股的登陆和回归。因为上市公司的质量是证券市场发展的基石。今年IPO闸门重启后,伴随着中国银行、大秦铁路、中国国航和工商银行等大盘蓝筹股的登陆,A股投资价值大为提升,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中国股市充斥过多中小企业的上市公司结构,打破了股市为国有企业改制上市解贫脱困的僵局。值得指出的是,随着在国民经济中占有举足轻重地位的大盘蓝筹股的鱼贯加盟,股市的经济晴雨表功能正在逐渐显现和增强。   证券市场走进新时代的第三个标志,是投资者结构的演变。基金、券商、QFII、社保基金、企业年金、保险公司等机构投资者开始日益成为证券市场中的中流砥柱,他们带来了不同于散户投资者的投资理念和长期眼光。股民转为基民,不仅是可能趋势,而且已经开始形成风尚。此外,随着限售国有股逐步进入二级市场流通之后,越来越多的国有企业国有资本大举进入资本市场,在各个领域四处出击,是战略投资者也好,是收购兼并的企图也好,国有资本正在成为游弋资本市场的又一支生力军。总之,机构投资者的发展壮大,从跌爬滚打,到蔚为壮观,平分秋色,乃至主导潮流,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证券市场走进新时代的第四个标志是市场环境的空前净化,上市公司清欠和券商整顿是今年证券市场巩固发展的两大热点。券商整顿成绩显著。风险券商处置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提速,迄今已经关闭几十家问题公司,中介机构的行为得到约束规范。长期以来,上市公司大股东挪用公众资金和中介公司挪用客户保证金是扰乱证券市场秩序的两大痼疾,经过这一轮净化后市场环境已经大为改观。同时,新修订的《证券法》和《公司法》于今年开始实施,法律体系的健全完善进一步保证了资本市场发展的制度环境。   应当指出,我国证券市场进入一个崭新的时代离不开它赖以生存的宏观经济环境和国际一体化发展的大背景。值得庆幸的是,持续两年多的宏观调控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国民经济并没有出现大的起落。随着大盘蓝筹股的上市,宏观调控的平稳着陆使得中国经济持续增
 
  2005年的股改试点启动发出了市场转折的信号,2006年制度变革的顺利推进,迎来了证券市场的新时代。在期待即将到来的2007年的时候,不能不提示人们多注意未来的挑战和风险,在牛市的狂飙中保持清醒。任何时候都不要忘记一条股市中屡试不爽的格言:行情总是在绝望中爆发,在狂热中结束。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